第一个教师节

鲜花

问:怎么知道我们是老师,就给花?

答曰:主要看气质,其次你们有蛋黄酥。

哈哈,原来真相在后头。

2019-09-10-1

2019-09-10-2

故人

自打巫锐君去德国念博士我俩就再没有见过,今日意外重逢,正应了学校所说的教师节的惊喜。07年我们北大党培相识,是在北大认识最早的人,住在同一寝室,还记得晚上有人给楼上混住的姑娘们唱歌,引起阵阵欢笑。后来分去各个学院。我学中文,巫锐学德语。曾经借过他的拉丁舞衣舞鞋,但只有他还保持着当年的好身材。而学过的舞步也早已忘了干净。

兜兜转转十多年,今天重新会师新学校,不得不令人相信是缘分使然。只可惜现在已经没有了当年同寝室的王龙和夏茂成的消息。希望还能找寻到这两位,让我们再次团圆!

2019-09-10-3

# 随笔 

评论

Your browser is out-of-date!

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. Update my browser now

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