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年新诗会

在北北君的指点下,见识了很多业界大咖,聆听了与诗人读诗完全不同风格的专业诗歌朗诵。二者谁对诗的理解与阐释演绎会更具真理性?恐怕难有定论。除了有个别感觉用力过猛外,其他似乎都相得益彰,甚至对诗之舞台效果提升很大。诚然,技巧是需要的。

若以掌声作为评判之标准,那么大概西川的《开花》应属今晚之第一。对此,我一点儿也不奇怪,相反意料之中。相较于2015年西川本人在纽约圣约翰大教堂的英文布道式演绎,今晚的版本更多了一些浪漫主义色彩。但是,我个人不是很喜欢将“开花”做“开花儿”的儿化处理,这种顺滑卸去了很多张力。第二应该是食指的《相信未来》,其中关于孩子的“笔体”的声音处理,是意外的亮点,有多重解读的可能。被这首诗所感动,或许是因为太多的当下关切性。相信未来还是需要的。只不过,在紧接这首诗后的《春天,十个海子》,或许给出了最为反讽的回应:“你所说的曙光究竟是什么意思?”

90多分钟的时间里,简单串了新诗史的若干重要节点。在“永远的校园”中,回忆起的多半是短暂而终将告别的庸常岁月。它们不是诗与远方,却或扎实或松软地构成了普鲁斯特意义上的“那边”。
感谢北北君的赠票,在这个中秋前夕的夜晚。

2018-09-21

# 看戏 

评论

Your browser is out-of-date!

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. Update my browser now

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