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家的路

会议结束了。把回北京的大部队送走之后(原本我也是计划跟他们一起的),我也收拾了东西准备离开。时间尚早,我想有足够的时间在车站附近转转,看看有没有武大郎烧饼。然而可惜的是,附近的一个超市(规模还可以)里只找见了普通的煎饼。路边的一些特产门市里,也只有些绿豆皮等散货,以及烧鸡等礼盒,却始终不见我想要的武大郎烧饼。顿足懊恼也没有用,错过了就是错过了。

进站买票的时候,售票员说,这车不进站,只是路过,终点是苏州。具体停的位置她也不清楚,上车后得自己问司机。谁能想到,这个“不清楚”最终“清楚”在了高速的出口处……既是如此,这样的票,卖得究竟还合乎规矩吗?也许当时的最优选择是放弃大巴回家的方案,转而去逛老城区,买到武大郎煎饼,然后再坐晚上的K字头火车,一路咣当到第二天天亮到站。

是的,铁路总是规矩的,而大巴不是。它的不规矩不仅在于4点半发车,却直到5点半之后才缓缓开出聊城上高速。这中间的一个小时哪去了?不知在那个停车场装了满满一车肚子的货物,以及又在站外带了将近一车的人。然而,事实上,从站里打票上车的只有4个。这到底是货运呢?还是客运呢?没有人可以说得清楚。甚至连一些购买汽车票的app上标注的这趟车,我查询到的到家时间竟然只有5个多小时。

是的,这一切都是套路。我相信他们都是清楚的。站立清楚地买票和发车,司机清楚地自己的套路。他们确实都清楚自己在做些什么,却没有一个是清楚地在考虑乘客的实际感受。

一路波折,时刻关注高德地图上公里数的一点点缩减。总算比火车提前了好几个小时见到了爸妈,他们都还没睡,尤其是妈妈,一直在守着,守到了凌晨一两点。

吃罢了两个妈妈下午新鲜做的咸肉粽子——这也是家里第一次自弄咸粽子,是改革创新了,喝完了一杯牛奶,又冲了澡——仿佛是驱赶走了大巴上的闷热与污秽,变得清洁,这才躺上我的大床。可以美美地睡上一觉了。

确实多亏了滴滴接单的司机,那么晚了还能来,而且细致地沟通,否则我极大可能就被扔在了高速北出口,傻傻地望家兴叹,或者理所当然地沦为黑车的案板鱼肉。电话听他的声音感觉挺年轻,等见面一问居然还是同岁。他告诉我,现在城市都在严打,因为可能有中央巡视组的到来。以往夜里两三点五星级酒店和KTV门口的好生意,如今成了收车回家的点儿。想想很变态,但为了生活,各自都得有各自的活法。

好个挨千刀的大巴,不进站就算了,竟然又临时从东出口改到北出口。尽管是折腾了,但根本懒得去投诉他们——具体是因为他们也要谋生活,还是因为根本觉得是浪费时间而不值得?我想,可能都不是。毕竟,我只是想尽早回到家见到爸爸和妈妈。而我确实已经如愿以偿地躺在了床上。

这么想,世界还是美丽的。有抱怨的功夫,可能更多了两分钟的好梦。

晚安。

# 随笔 

评论

Your browser is out-of-date!

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. Update my browser now

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