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婆的二十周年忌

今天是正月初八,外婆的周年忌日,二十周年。二十周年是一个大关口——十周年,二十周年,也许还有三十周年,正常情况是要操办一下的。本来也说好去舅舅家,然后一起去上坟烧化些金银宝库,让外婆也能在彼岸世界不愁吃穿。在北京的表哥也说要在初六晚上赶回来。然而,一场持续到今日的瘟疫把所有人都“禁足”在了家里——网上有段子调侃,是在家宅着睡觉也能为国家做贡献的日子,诚未想到。即便不是前两日舅妈打来打电话,告知庄子

The Best-Man

耽搁与拖延真的是人生的一大敌人,把生活与情感的细节一点点磨损,最终耗散成断断续续的“好像”。每次的提笔仿佛总是在等待一个不能再拖延的时间点,恍如普鲁斯特似的,但我显然没有那般宏伟的建构与强大的心灵,只能以此来解嘲。越来越傻瓜式的日记app,让插入的图片成为每日的注脚,而根本无须再动手敲进任何一个字符。省事是省事了,但也着实让人越来越“沉默”,沉默到无所谓,沉默到无法想象可以顶上一万句话的那一句。梁

第一个教师节

鲜花问:怎么知道我们是老师,就给花?答曰:主要看气质,其次你们有蛋黄酥。哈哈,原来真相在后头。故人自打巫锐君去德国念博士我俩就再没有见过,今日意外重逢,正应了学校所说的教师节的惊喜。07年我们北大党培相识,是在北大认识最早的人,住在同一寝室,还记得晚上有人给楼上混住的姑娘们唱歌,引起阵阵欢笑。后来分去各个学院。我学中文,巫锐学德语。曾经借过他的拉丁舞衣舞鞋,但只有他还保持着当年的好身材。而学过的舞

惊闻李敬民先生驾鹤西游

正常地吃罢早饭,在坐下开始一天码字之前,想着刷一刷朋友圈,看看“圈中”有无新闻否。结果在一片“歌舞升平”之中看到了一则怪异的短消息——李敬民讣告:家父李敬民,于公元2019年7月18日上午七时许,驾鹤西去。——儿李鲲惊愕之余的“直觉”却是这恐怕是一则“玩笑”的朋友圈吧,或者竟是李老师遭到了盗号。更何况,两个月前,在聊城大学开会之际见到的李敬民老师,正值当打之年,谈吐痛快,神思飞扬,何至于数日之隔竟

新人生

无意中与它再次相遇。它新版了,封面变得抽象,但还是记忆中的“新人生”奶糖的模样。虽然不知被谁撕去了封面的膜,留下了多少别人的印记,但还是毫不犹豫地买下了店里这仅剩的一本,作为给自己的礼物。无论从哪方面而言,从今天往后,都是新的人生。

回家的路

会议结束了。把回北京的大部队送走之后(原本我也是计划跟他们一起的),我也收拾了东西准备离开。时间尚早,我想有足够的时间在车站附近转转,看看有没有武大郎烧饼。然而可惜的是,附近的一个超市(规模还可以)里只找见了普通的煎饼。路边的一些特产门市里,也只有些绿豆皮等散货,以及烧鸡等礼盒,却始终不见我想要的武大郎烧饼。顿足懊恼也没有用,错过了就是错过了。进站买票的时候,售票员说,这车不进站,只是路过,终点是苏州。具体停的位置她也不清楚,上车后得自己问司机。谁能想到,这个“不清楚”最终“清楚”在了高速的出口

京剧《太真外传》观后

得师兄赠票,看了三个多小时的《太真外传》,接上了多年前看《梅妃》(也许是在梅兰芳大戏院)时的一声叹息。尽管时间过去得久远了,那一声宫人传报杨太真入宫消息里的叹息,却被自己附会得更加跌落尘埃,溅起一层霾幕。由此也可见记忆是多么得不牢靠,反倒是某种“小物”,比如普鲁斯特笔下的“小玛德莱娜”蛋糕,可以像个楔子,深深地扎在内心深处。所谓“钩沉”,能钩到的也就是这些“小物”构成的断断续续的心海沟壑吧。(对记忆不靠谱的嫌弃,已经到了放弃大脑这个器官的地步,将之下移到了所谓的“心”)外传的故事无比熟悉,以至于

观北服走秀小记

感谢小一博士的邀请,得以一睹北服毕业设计走秀。说是服装走秀,其实早已超越服饰本身,而成为了综合性的演绎。以封神榜开始,以宝莲灯作结,涉及到美狄亚,阿伊达,浮士德,天鹅湖,青蛇,笑傲江湖等多部文艺作品。令人印象尤为深刻的是天鹅湖,笑傲江湖和宝莲灯等,不仅是因为故事本身为人熟悉,而是走秀本身也在重新讲述故事,显示出了非常鲜明的戏剧性和人物形象。完成度很高,编导明显更上层楼,而且演员舞蹈功底都非常棒!真真厉害。一个小时虽短,但强度尚可,可谓盛宴。不虚此行也。P.S.后来才知道,走秀的可能都是请来的专门

白洋淀之行

起意匆匆,又各怀心事。尚未发生的芦苇,荡的只是水的大波。

前进吧,爸爸

写在前头:今天是二月十四,西方的情人节。中午爸爸才姗姗来迟地提议,下午上街逛逛去。我一度以为只是说说罢了,毕竟他也没有提出具体要干些什么。既然是要有点过节的意思,那就去看电影吧,正好老爹工会发的电影票还剩下三张。在我的再三劝说之下,还是同意尝试一下《流浪地球》。于我而言是二刷,于老爹是3D初体验。这也是我记事以来第四次全家一起在影院看电影。第一部是90年代的《泰坦尼克号》,万人空巷。之后就是《建军大业》《南极之恋》。选片没什么讲究,都是捡些福利,就些时应之作。二刷地球,相较于一刷,最大的感受就是
Your browser is out-of-date!

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. Update my browser now

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