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婆的二十周年忌

今天是正月初八,外婆的周年忌日,二十周年。二十周年是一个大关口——十周年,二十周年,也许还有三十周年,正常情况是要操办一下的。本来也说好去舅舅家,然后一起去上坟烧化些金银宝库,让外婆也能在彼岸世界不愁吃穿。在北京的表哥也说要在初六晚上赶回来。然而,一场持续到今日的瘟疫把所有人都“禁足”在了家里——网上有段子调侃,是在家宅着睡觉也能为国家做贡献的日子,诚未想到。即便不是前两日舅妈打来打电话,告知庄子

惊闻李敬民先生驾鹤西游

正常地吃罢早饭,在坐下开始一天码字之前,想着刷一刷朋友圈,看看“圈中”有无新闻否。结果在一片“歌舞升平”之中看到了一则怪异的短消息——李敬民讣告:家父李敬民,于公元2019年7月18日上午七时许,驾鹤西去。——儿李鲲惊愕之余的“直觉”却是这恐怕是一则“玩笑”的朋友圈吧,或者竟是李老师遭到了盗号。更何况,两个月前,在聊城大学开会之际见到的李敬民老师,正值当打之年,谈吐痛快,神思飞扬,何至于数日之隔竟
Your browser is out-of-date!

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. Update my browser now

×